勵志台灣大哀詞 〈十二〉陰霾下的經建懷唱篇 | 郭譽孚

婆娑台灣拼經建     原漢胝胼出陰霾

減租土改貯元氣     新屋新人氣象開

替代進口始積累     擴大出口續生機

十大建設強體質     科技園區慮謀深

國際社會起人權     政局已漸解戒嚴

誠有誤    曾恐怖     五十年來真建樹

本篇之內容主要在描述戰後五十年,也可說在「白色恐怖」所取得的安定下,台灣島嶼發展的概況──

本期的發展,一言蔽之,整個社會由前述戰後的經濟凋敝與日美所設計的衝突陷阱裡掙扎出發,生存是第一義。

由1953年第一期的四年經濟建設計畫開始,展開了七期經濟發展計畫〈第六期是四年計畫,只進行了三年;第七期是六年經建計畫〉;時序進入1980年代‧‧‧其時在人權受損害中,經建進行尚稱順利,效果頗佳。

減租土改貯元氣     新屋新人開氣象

替代進口始積累     擴大出口續生機

十大建設強體質     科技園區慮謀深

這是描述其過程中重要的事蹟──

首兩句是強調在國府民生主義的平均地權之措施──「三七五減租」與「耕者有其田」,同時美國也在日本全力推動農地改革──的結果。

由於其農作物的產量是永以1949年的全年正產量為標準計算,雖日後技術改進,產量增加,租額不變;這除了千分之三七五的納租幅度比起過去五成而言,地租實已大大減低,因而,農家每年淨所得,自然增加外,並且所有農村副業不計入課稅對象,全是農家實際所得。這對農家是多大的鼓舞!

據說,因此當時,農村中許多農民抓住這時機改進生活,因而有所謂「三七五減租房屋」「三七五減租腳踏車」「三七五減租縫紉機」「三七五減租之婚姻」之類的戲稱,並且有些地區的小學,就學人口暴增達三成者,社會的氣象乃為之一新──當然最後,這些不但大大改善了過去五十年處於飢寒線下大多數農民的生活,促進了大多數農民勞動的意願,也達到了為國家增產與安定社會的目的。這種情況,在「發展工業」以前,維持了十年左右的好景。

替代進口更積累     擴大出口生機續

農業發展穩定了動盪的社會,但是,農業所需的肥料與人們所需要的民生必需品,此間沒有生產,進口價高,需要發展這類工業,才能減少這方面資金的外流;這就是島上初期發展的,技術層次不高,資金也不太高的,所謂「進口替代」的工業;然而,這類工業產品的問題是,雖然其技術層次不難解決,但是只有大量生產才能充分降低成本,因而,在這樣實務的考慮下,大量生產後,島內消費量以外的,必須以出口販售於島外;這一面使島內工廠機器與人力不會閑置,同時,增加了國家整體所擁有的財富,同時也因應美方當時所提出停止美援的預警;這就是所謂「擴大出口」政策,是1960年根據國府加速經濟發展計畫,頒行獎勵投資條例而啟動;經1965年美援停止前後,以在高雄設立免稅的加工出口區,引進外資而大規模展開的。

這時每人可支配國民所得由1954年的2,226元,1960年增至4,298元,1965年更達7,124元;作為美國軍事戰略上的十五年盟友,每年接近一億美元的美援,在該年停止,對於國府過去的經濟發展當然是一大考驗;未來在人口自然增加下,能否永續發展?

史實是美方當時並不怎麼看好加工出口區的前景──原本在美援下只曾考慮如香港的國際自由貿易區,美援突然停止,國際自由貿易區計畫自然停止,國府在1960年末以來擔心美援停止而研究的替代計畫──外資與商品自由但人口進出不自由──就此啟動,「高雄加工出口區」的成立,正是當時使我們經濟發展得以延續的替代計畫下設計的成果。其後在北中南各地的「加工出口區」,維持了台灣在美援停止後的經濟發展。

十大建設體質強     科技園區慮謀深

這前句是指1965年「擴大出口」政策實施後,雖然成果不錯;國民生產毛額由1965年的1,118億元增至1970年的2,252億元;但是,到1970年代初,國府已發現經濟發展的道路上出現了阻礙繼續發展的瓶頸──即過去島上的交通與基本工業已漸無法配合經濟發展的需要。

著名的十大建設就是在此時,1972年6月,蔣經國接行政院長,先在9月宣布以六年116億元,實施「加強農村建設重要措施」,處理農業問題,再於1973年底,就爲了解決這些重要工業發展問題而重點推出各項建設;它的內容主要就是為了改善交通與樹立基本工業,以改善工業結構;如南北高速公路,蘇澳港、北迴鐵路、鐵路電氣化、桃園國際機場、設立台中港等是交通方面的;一貫化煉鋼廠、石油化學工業、核能電廠、大造船廠等則是關於基本與能源工業的。它們大體上是成功的;國府就解決了前述的瓶頸問題,也就是為其「擴大出口」的政策提供了良好的助力。有稱為「第二次進口替代」者。

這十大建設,預期五年完工,其時,恰遇該年底的第一次國際石油危機,各後進開發中國家皆受損極重,我台灣在此時卻因從事此重大基本建設,促進就業,以及失業人口回鄉,社會所受影響較小,而借此基本建設,工業結構得以轉型;然後,「十大建設」後又有配合補強的「十二項建設」隨之,使得台灣雖在1979~1983年期間又遇到伊朗減產石油的油價波動及第二次中東石油危機的世界經濟的大衰退;但是皆順利渡過。使得我台人平均國民所得由1972年的19,272元,經1979年的61,986元,1980年的75,625元,1981年的86,822元, 1982年的91,616元,更到1983年的98,419元。這是美援停止後,國府第一次自行面對經濟發展的轉型問題,順利成功的發展經驗。

這後句「科技園區慮謀深」是指──

細反省十大建設,交通方面各種建設外,重化與能源工業的發展,在其資本或技術的重要性言,是偏向資本密集的工業,在工業發展的程度上已是屬於比勞力密集進步的型態;但是相對於技術密集言,則其發展性則還在較低的層次;這後句的意義,就在於描述台灣經濟發展在十大建設啟動了資本密集的工業條件,比起過去依賴低工資的勞力密集是一大進步,但是,它必須繼續向技術密集的高科技工業邁進,同時降低我們對於能源的消耗,才能保持我們的經濟發展。

科技園區的規劃與發展就是國府為了使台灣經濟能在競爭的大環境中保持必要的領先地位而展開的。它始於1976年蔣經國內閣改組,特設一個「應用科技研究發展小組」,由曾任財政部長,具有應用高科技背景,且曾有國營企業服務的李國鼎任其小組長,負責全面引進高科技以供島內工業升級之用。1979年,在1973年設立「工業技術研究院」的孫運璿院長的支持下,李氏推動了「科學技術發展方案」,其後著名的「新竹科技園區」與「資策會」就在該方案中,以後來極為重要的資訊工業言,當1980年時根本是不存在,但在1980年代卻以每年四成的成長率成長,至1991年,資訊業產值已達78億美元,為世界第六大資訊國;同時,1981年,台灣的工業結構中,基礎工業佔37%,傳統工業佔43%,技術密集工業僅佔20%;至1991年,基礎工業佔36%,技術密集工業佔35%,傳統工業之比重則降低僅佔29%。總之,說到此岸經濟的發展,國府確實有其不可抹煞功績的一頁。所以本篇以「十大建設體質強     科技園區慮謀深」描述之──

 

至於本篇最後的部分,則是坦述在這功績之同時,來自國際社會的複雜史實,那是──以1975年在東西歐各國間的「赫爾辛基協定」的人權觀點之自然發展──同年1月,美國對蘇鬥爭的「國內安全法」撤銷;6月,美方已從台灣撤出所有的作戰飛機,其在台駐軍減少三成,僅餘2,800人;1977年1月,美國卡特總統就任後即提出「人權外交」的新政策;要求負責外交事務的國務院,將所有受美援助的82個國家人權紀錄送往國會,作為下年度美國國會審議對各國援助的重要參考。不久,美國又向俄駐美大使杜布萊寧表達在世界各地維護人權的義務;2月,美國總統卡特即因阿根廷、烏拉圭和衣索比亞侵犯人權,減少對它們的特殊援助;另,此前,卡特更親函蘇俄科學家沙卡洛夫,支持他為人權而奮鬥,引其蘇俄駐美大使抗議;11月,越南、老抓、柬埔寨、烏干達、伊索比亞、烏拉圭、阿根廷、巴西、薩爾瓦多、危地馬拉等,皆因各種「人權問題」被美國會排除在經援之列。相對的,本期中,國府於1971年前後,鼓勵青年發言,容忍保釣運動,青年問政的社會風氣;實在都可看作國府逐漸走向開放的過程;至國府1977年處理「中壢事件」、1978年修改五大信念問題與1979年處理「美麗島事件」;都可說是國內外社會相應日益開放的表現。

然而,儘管如此,國府五十年來的領導,確實有不可磨滅的成績;但是,它過去所造成的白色恐怖,也是不可磨滅的。是今日統治者應該充分反省與永遠避免的。

然而,在這時代的變遷中,他應該如何省視我們島嶼台灣,自1874年美國指使牡丹社事件以來,直到今天,中國已是和平崛起的這種種問題呢。。。

故本篇之結尾有以下之句,作為結語──

國際社會起人權     政局已漸解戒嚴

誠有誤    曾恐怖       五十年來真建樹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