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台中市政府「認識台中」史實的缺漏問題,有感 | 郭譽孚

曾有高中學生,根據文化局的「認識台中」而整理出下列的觀點[1]──

『……近百年來台中市的開發情況──

清康熙 49 年 [1710 年] 漢人移入犁頭店[今南屯],台中市始被開發

清雍正 10 年 [1732 年] 於犁頭店設立巡檢署

道光年間 形成市街,並且有「大墩街」的街道名稱

道光年間 成為當時台灣中部的農產品與貨物的交易中心

西元 1885 年 清政府於此建築城垣[後來的台中城]

西元 1887 年 台灣建省,劉銘傳曾計畫在此建立省督

日治時代

發展極為快速,日本政府積極實施許多計畫改正市區、統治河流,並且設計棋盤狀的道路、開通縱貫鐵路,使其成為台灣第一個現代化的都市……』

然而,上述關於日據前台中市發展的史實,所描述的是真實的要點嗎?

就所知──

台中市的都市計劃起於日據時期的1900年,與台北市的都市計畫,同年開始;

然而,這代表的是什麼?

這雖是社會發展逐漸脫離自然型態而由人為主導的發展過程;但人為的主導真的能夠完全擺脫自然條件,那麼重要嗎?沒有任何都市計劃可能擺脫其自然條件,在沙漠中間,沒有人去建立都市,為何應該被那樣重視,日本時代為何被特別標舉出來──?

當年的史實是早有清代台灣現代化的主導者劉銘傳,在其就任台灣省巡撫前,我們島嶼本來只是福建省管轄下的一個大離島;當年,法軍侵台,劉奉旨護台抗法,來台擊敗法軍;他感到台灣不僅戰略位置重要,並且有自給自足成為一省的條件;而他是太平天國之亂時的西化派將領,來台後,發現台灣應該具有發展的潛力,因而有以「一隅而為天下倡」之抱負;當時,朝廷也有在台灣設『總統』,強化東南七省海防的主張;而劉銘傳來台擊敗法軍,又是洋務派一員;因此,我島乃有脫離福建而設省的機會;當年劉氏對於設省的構想,原本有將省城設在台中的想法,當時的奏摺為了「聲明彰化等縣地輿太廣,急需添官分治」稱:

「查彰化橋孜圖地方,山環水複,中開平原,氣象宏敞;又當全台適中之地。擬照前撫臣岑毓英議,就該處建立省城;分彰化東北之境,設首府曰『台灣府』、附郭首縣曰『台灣縣』,將原有台灣府縣改為台南府安平縣……」

「1887年八月,畫疆分理,粗具規模,為彰化橋仔頭新訂省會,設備未周,暫駐台北。」

同年,劉氏完成清丈清賦;上書戶部咨移海軍衙門議准台灣修建鐵路,創辦商務;後因為隔年發生施九緞事件,施因新任縣吏清丈貪墨而起事,曾以索焚丈單,引來數千人圍縣城,電線毀斷,提督朱煥明陣亡;但事件平息後,劉仍命棟軍負責建造省城,直到劉去職,工程才停止進行。

事實上,對於台中的重視,如所示,不僅是劉銘傳的主張,也是前任福建巡撫岑毓英的主張,更是左宗棠麾下名將劉璈的主張,雖然兩劉交惡,但是在看中台中上是共同的,這值得指出。

其次,應該指出當時中部地區已經是人文薈萃的富饒之地,換言之,中部地區出現一個大都會是已有其實力的。。。例如,霧峰林家不但出了武將林奠國與林文察、林朝棟父子,還出了舉人林文欽;在資產上,林家又由於軍功取得了樟腦的經營權,林文欽的腦棧事業到甲午年時已發展到香港。

當然,我們不能不提及的,當年鹿港地區早已開發,當年應該也有雄厚的實力,甚至,鹿港的眾仕紳如進士蔡德芳、貢生吳德功等還曾經公開主張應該把省城設在鹿港;但是,如前述,施九緞事件的主角施家乃是鹿港巨族,在其地附近設置都會,是否有繼續任其發展,受其「圍城」的壓力?並且,鹿港在幾十年前已經開始淤塞,其貿易地位已經遠不如過去盛時。。。

此外,根據台北建城不取艋舺,不取大稻埕,而取兩者間的地點作為平衡或發展的樞紐,而建為台北府城的史實──選取台中,名之為『台灣府』,其首縣為『台灣縣』;而原來的台灣府改為台南府,台灣縣改為安平縣;真是充分的顯示了當年不只是計畫一省城而已,「台灣府」與台灣縣這個名稱的更動,更是顯示了當年北京當局是如何期許這個新都市在我們島嶼的代表性地位。

另一問題是其所謂「使其成為台灣第一個現代化的都市」,是以何種標準來確認的?

史實中,台北市與台中市,在同年開始實施日人的都市計畫;如前述,台北市的計畫人口為六十萬人,台中市為二十萬人;規模差距不小;

而另以重要性言,日本新據台灣,台北在北端,最接近日本領土,並且是當時台灣唯一擁有鐵路、最繁華的新興城市;其北面有海港基隆可以直航日本,其近便的地理位置,似乎必然較台中重要;而台灣總督長駐台北,似乎也顯示了我們的推論;如果所謂「現代化」,是指社會政經發展與交通的話,我們似乎想不出台中當年真是比台北更現代化的都市!

上述關於台中市發展的史述,聯繫上最近該市強調綠川整治的新聞炒作──竟把原本應該每日潺潺的河流封死在水泥之下,掛上霓虹彩飾的河川景觀,當成偉大的現代化之生態成就。。。

是否充分顯示了當局者除了嚴重的選擇性記憶外,也讓我們相當感受到或許只是反映他們深度自卑的爭取所謂「現代化」與其「第一」的心理,那是一種讓人會感到深刻遺憾的誇大與浮華,好虛名的習性。。。

那應該絕非在未來推動我們的社會朝向理想發展時,我們所需要的正確態度。。。

 

[1] 「台中興盛與鹿港的沒落之比較」,國立苑裡高中。高三 12 班,許文菁、賴怡婷著,

根據資料來源:參考台中市文化局─走讀台中,用心看台中〈認識台中〉。97 年 2月 26 日,取自 http://www.tccgc.gov.tw/report/taichung/taichung/taichung.htm 整理而成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