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餐時的親子閩南語課  |  丁念慈

發布日期:2018.6.18
關鍵詞:語言與文化 閩南語 國語政策

 

今天,家老爺為我們母子三人準備的午餐,是刀削麵配上自製滷味、荷包蛋和高麗菜排骨湯,食材既簡單又營養均衡。他自己為了保健,則採取一日兩餐,禁食午餐。

席間,母子三人聊到閩南語的話題。長子阿祥因工作關係,學會不少閩南語。他說:「閩南語蠻古雅的,像太陽,就稱為『日頭』…。」小兒阿瑞隨即問到:「閩南語和國語,只是發音不一樣,用的字詞都一樣嗎?」

閩南語和國語,不只發音常有差異,很多時候,同樣的意思所用字詞也不一樣,甚至詞性排列方式剛好相反。例如國語的「公豬、母豬」,閩南話恰好顛倒過來,說成「豬母、豬公」、「鴨母、鴨公」、「鵝母、鵝公」…等。講到「鵝 ( giâ ) 公」一詞時,阿祥插進來說「嘎? giâ-kang 不是蜈蚣嗎 ?」我笑著答說:「來自大陸福建泉州的台北大龍峒人,所發『鵝公』與『蜈蚣』的音,確實是相同的。」

昨天去鶯歌拜訪石文傑老師時,老媽與先祖來自彰州的石師母聊天,剛好聊到漳、泉州閩南語對「鵝」字的不同發音。對於世居台北泉州裔閩南人的老媽而言,「鵝公」與「蜈蚣」發音恰好相同,兩相對照過後,她倆都哈哈大笑起來。

從小,阿祥的母語是國語,會講「蜈蚣」的閩南語,還真不簡單!

我接著針對阿瑞提出的問題,跟兄弟倆說明:「閩南語和國語,不但經常同字不同音,甚至國語的同音字,來到閩南語,發音就完全不同。例如,『義』、『益』、『意』三字,國語發音完全一樣;但閩南語的唸法,分別為 gī、ik、ì。『義』是高位舌音的濁音,『益』是入聲音,唯有『意』字與國語發音近似。」祥、瑞兄弟一邊吃麵,一邊認真聽媽媽講解。

阿祥用完餐,拿碗公到廚房清洗時,意猶未盡,傳來一句話說:「還有『嚼』!…」對於這句沒頭沒腦的話,我有點困惑,便答道:「『嚼』?閩南語要唸『哺』( pōo )」

「不是啦! tsiâu ,就是事情做得徹底……我們老闆常叫我們要把事情『做乎 tsiâu 』」阿祥補充說道。原來,阿祥說的是「齊」。「齊」字的發音,平日稱 tsê / tsuê ,即整齊的意思,但當意思是「調勻」時,就得唸 tsiâu 。所以,我告訴阿祥,我們平日說把東西弄均勻,或一件事做得落實、徹底,都是說「齊勻」( tsiâu – ûn ),很少單說「齊」字的。不過,或許是各地用法不同,「齊勻」是比較正式的用詞,「齊」則為簡化的日常口語吧!

在我和阿瑞也用完餐後,親子閩南語課程暫時告一段落。

我的心得是,方言母語應該是家庭教育的一環,我們搞到學校要訂為正式課程,並加強鄉土教育,就是意識型態作祟了。再者,本身和社會的文化素養水平,才是文化遺產傳承的搖籃。如果連自己都對母語教育認識不清,卻回過頭來怪國民政府,說推行國語是打壓台灣族群的方言母語,這實在是本末倒置、顛倒是非了!

幾十年來國民政府推行的國語政策,洽是台灣過去經濟起飛的最大推手。台灣人往來於兩岸,語言能暢行無阻,這就不能不感謝政府推行的國語政策,收到預期功效了!就像我們今日面對全球化地球村的社會發展趨勢,大家應該多投資自己,學好英語走出台灣、擁抱世界才對!

方言教育,可視之為一種文化遺產的傳承,傳承得好不好?除了社會長期積澱的文化土壤之外,就要看家長的文化素養水平以及是否有心了。

 

 

延伸閱讀
————————————————

● 拙作 母子記趣 丁念慈臉書 2016.3.1 ( 原作於2008年 )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178325002185136&id=100000229422748

( 全文完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