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洋犬論中國教育 | 盛嘉麟

讀到陳至武先生標題為「耶魯教授直言: 中國教育不轉型,就只能培養最低端勞動力」的文章。我
第一層的反應是不恥大笑,又遇到一隻慕洋犬留學生。
第二層的反應是果然不出所料,反共反中的前朝中華民國遺老、國粉如獲至寶,在網路上八方傳播,奔走相告。

在教育前面沒有專家,教育涉及一個國家的傳統文化、國家需要、世界潮流…..千百種的因素,形成了一個國家的教育體制。一個留洋慕洋犬的耶魯教授的頭銜,絕對換不到教育專家,沒有資格、更沒有能力在中國教育制度前面指手畫腳。

陳至武先生以自己1960年代自己在中國大陸受教育的經驗,比較自己的兒女2000年代在美國受教育的經驗,開始指手畫腳,批判中國教育制度的不是,假定中國的教育體制從1960年代到2000年代是原地踏步、沒有進步的,十分可笑。

慕洋犬知識份子的特色是只要見到了中國制度和美國制度的不同,馬上一口咬定中國制度劣質落後,美國制度優越進步。從民國初年的慕洋犬地質學家丁文江回國後拒絕使用筷子、不吃醬油(不衛生);到十幾年前的台灣慕洋犬教育部長吳京,要把美國的學區制搬到台灣(不知道美國學區造成的教育不公、房價起落);到慕洋犬陳至武先生把自己兒女在美國受到的教育,無限敬仰,捧為只應天上有。

陳至武先生提到中國大陸的學生社會交往能力那麼差,不知道怎麼跟人打交道、怎麼表達自己,讓他非常痛心。這是每個人的個性所致,美國沒有這樣的學生嗎?我看到有些長袖善舞、能言善道的中國人,比美國人更厲害,這怎麼就怪罪中國的教育體制?也許可以建議中國加強人際關係的訓練,不需要全盤否定中國的教育體制。

陳至武先生提到中國經濟今天以製造業為主體,大學需要培養很多的工程師,認為如果有中國學生在大學四年時真的成了專家,他們在某個工程領域、科學領域、社會科學領域在大學時期就成為專家,他不以為那是一種成功,反而是一種失敗。要像美國耶魯大學一樣訓練學生有廣泛的做人、做公民、做有思辨能力的人。換句話說,陳至武先生不喜歡專業技能的教育,喜歡一般的人文的教育,所以成為專家就是失敗的教育。這算什麼邏輯?

陳至武先生提到美國教育體系給每個人都提供了那麼多自我表述的機會,不會站在一班人面前就發抖,沒辦法說出話來。我不知道中國的學生會不會站在一班人面前都會發抖,都會說不出話來,把這樣雞毛蒜皮的事情用來批評中國的教育體制,我會笑出來。陳至武先生不知道中國從來不缺長袖善舞能言善道的人,看看今天民進黨政客顛倒黑白、侃侃而談,硬拗的本領美國能比嗎?

陳至武先生竟然看不到美國學校平均一月一起,學生持槍到自己的學校濫殺老師同學,造成大量傷亡。美國的教育制度敗壞至此,仍然被中國的慕洋犬高高捧起膜拜。

中國的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名列全球綜合教育的前20名,中國的清華大學工學院名列全球工程教育第一名。我們對中國的教育體制要有信心,中國工程教育訓練出大量優秀的工程師,支撐著中國現代化建設的需要,這個優勢要保持下去,中國祇需要加重人文的教育罷了,所謂中國恐怕只能繼續是給世界工廠提供低級勞動力,根本是慕洋犬的胡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