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台灣大哀詞 〈九〉 日據殘局篇 | 郭譽孚

    婆娑台灣島福摩    原漢應謳出運歌

    祖國當迎歡同笑    詎料日美伏暗波

    總督溫順少壯惡    飛來鉅票陰謀設

    私產授受公產分    紛傳傀儡託管說

    缺席南京猶慰藉    林陳講演飆通貨 

    何以故    何以故    儒者丹心墜毒彀

作者自註

此十二句是陳述戰後光復,我台民原應可立刻平順地重回祖國懷抱;然而,事實卻非如此平順,在日軍投降之後,國府來台以前,島嶼上空已是陰霾深重了──先看下四句──

 祖國當迎歡同笑    詎料日美伏暗波
 總督溫順少壯惡    飛來鉅票陰謀設  

原來這時日本與美國各有圖謀;首先看日本在台軍民,光復之際,就有日本情報部少壯軍人中宮悟郎、牧澤義夫與日軍參謀長諫山春樹共謀以駐台近20萬日軍與10餘萬日人與部分台灣皇民結合,公開以台灣未受戰事的軍火實力為後盾,推動所謂「自治運動」;

消息流布迅速,台灣總督安藤雖然於1945年8月20日根據東京天皇命令公開禁止;但是,日本浪人素有「替天行道」的「天誅」傳統,在日軍內部表現為「下剋上」之歷史傳承,因而他們對於「自治運動」之推動,並未停止;

9月9日,日人鹽見俊二〈台灣總督府主計課長〉由東京空運來台灣巨量台銀鈔券〈堆滿整個機艙,鹽見氏睡在鈔券上〉,號稱是發放對於總督府人員欠薪,預支薪金至1946年2月,並藉退休、退職金之名,大量散發鈔票;並且在公營機構對民間協力戰事者之所有欠款,並將各國策會社清算,將資產分發所有相關人員;

這時,國府接收人員還未抵達。如此,大批鈔券投入戰後台灣百廢待舉的蕭條市場,日據五十餘年來,最大的,難以想像的通貨膨脹發生了──1945年8月至10月,台北市白米平均每斤由0.2元上漲至每斤3.6元;即,18倍;至11月,更上漲至12元,即60──在這樣的情形下,誰能有效控制上漲之勢。

至於,此中說「詎料日美暗生波」,與美國有何關係呢?

 原來美國對於台灣有野心,那是我們可由歷史與當時現實兩方面的情勢來理解。

       那是歷史上,不僅日本對於台灣早有野心,美國在日本明治維新以前,就曾經考慮取得台灣;並且,二次大戰中,美國海軍更曾經研究與設計登陸台灣建立軍政府的計劃。而前述日人鹽見將巨額鈔券運來台灣時,東京在美軍控制之下,物資不得自行處理,飛機非經同意,更不得起飛;因而,前述之「詎料日美暗生波」是陳述該一激盪台灣金融、破壞台灣經濟的陰狠設計是經過美方同意的史實。

          後六句,

 「私產授受公產分    紛傳傀儡託管說 

  缺席南京猶慰勉    林陳講演飆通貨     

  何以故    何以故    儒者丹心墜毒彀」

原來日人離台前不僅有上述的設計,還有其他破壞台灣重建的配套措施──它可以區分為對公產與私產的處理。對於前者,這是把各生產事業之資金全數朋分完畢。因而,戰後台灣立刻陷入無法抑制的迅速通貨膨脹中。史料中有所謂

 「日本人行員每人發三萬元,台灣籍員工之男行員每人發二萬元,女行員發一萬五千元,雇員發一萬元,工員發一萬元以下……」〈請見於「台灣銀行史」,本橋兵太郎總纂,台灣銀行史編纂室出版,轉引自「光復前後的台灣經濟」,袁穎生著,聯經出版公司,1998年出版,頁72。〉

 另也可由台南纖維統制株式會社對於員工的「照顧」為例,而見其史實是

經過兩年的逃難生活,現款已全部花光,……,正在焦急之際,突然接到好消息,獲得一筆相當可觀的意外之財;恰可作東山再起的資金。……蒙會社發給 一、退職慰勞金446元,二、臨時賞與金385元,三、解散津貼布疋一批,經賣出後得款數千元。」〈請見於「吳修齊自傳」,吳修齊著,遠景出版公司,1993年10月五版印行,頁144~145。〉」

以上,這些是對於公產的處理。而對於私產的處理,則是推動各地有力人士接收日人私產;它的方式是以離奇的──

「台灣王」林獻堂被迫公開到台北市鬧區接收日人產業而展開──那實在不像一個讀過儒家典籍中所謂「臨財勿茍得」的士大夫的行為,如果是真的貪婪的話,應該會儘量暗地進行吧──這卻全面帶動了各地爭相接收的社會風潮!這一變動的史實是我台先民的回憶錄中所描述的

 「戰爭結束後,待遣回的日本人將他們原有的房子送給與他們有親交的台籍人士,……台大名教授中都有受贈的人……有的人全靠接收成為巨富。……光復後登場的台灣巨富中,有很多人是背如上的原罪──非法接收。」「現在想來,台北市城內的商店或日本人的高級住宅,都那樣地被有權勢的人強佔為私人財產,……」──這樣的不勞而獲所引起的爭奪,除讓有力人士間發生了分化外,更是也讓人心極為不平。

當時的情況是,林獻堂在八月下旬來到台北,公開接收日產;消息傳出,全台各地都出現我台人私自接收日產的情況;然而,誰真的有資格接收日產,漂亮的日本人的住屋誰不喜歡?在地與日人有親密關係的權勢者透過私人關係自行轉手,但是當地人都知道那些日產的主人原本是日人的;當時由於爭奪這種產業,甚至地方上發生槍擊聲。據稱原來應該由政府來接收的日產達420億日圓,在此一波的私相授受後,國府來台後,所接收到的日產僅有120億日圓而已。也因為這樣不公的情況,很容易造成社會的失望與不滿。。。

        然而,由於日人臨去時的這些惡毒設計,本身應是以其戰後「台灣自治運動」為出發點,拉攏戰時與日軍協力的有力人士,以及與日人有「親交」的人士的。意圖為其設計的所謂「台灣自治運動」,完成可以任意操弄的基礎;這也就是本段指日軍意圖將皇民作「傀儡」之說的背景。

         在日軍這樣的意圖之外,當時情勢的複雜,還另有我們不可不知的,也是讓人更遺憾的,是1945年底,抵達台灣的美國情報單位,竟然不顧美國總統羅斯福在開羅宣言中把台灣交給中國的主張,不僅在台灣街頭公開以「台灣應該歸屬於那一國」為題,展開民意訪問,主持者中沒有公正中國人在內,其發問顯然易於偏頗;更離奇的是,該偏頗的訪問結果竟公開刊於美國的媒體上。其結果是,第一、美國,第二、日本,第三、中國。當時該事件鬧得很大,稱為「台灣託管問題」。
這兩者都是那個過渡時代極重要的一段史實,其中可以讓我們看出過去歷史與今日我台灣問題的複雜臍帶關係,因而,本文特別再以後一句,「紛傳傀儡託管說」,將之勾勒出來。

至於最後

   「缺席南京猶慰勉    林陳講演飆通貨 

      何以故    何以故    儒者丹心墜毒彀」

 是敘述被日人設定為「台灣自治運動」的傀儡王的林獻堂先生,當1945年9月9日國府在南京舉行日軍無條件投降的受降典禮時,受邀的林先生,當時已在南京,竟然因受台灣軍參謀長諫山春樹以十八萬日軍可能失控之威脅而沒有代表台灣出席;然而,10日,兩先生往拜訪南京受降的負責人何應欽將軍時,並未受到太多指謫,反請林與陳共謀維持台灣金融穩定之道;

不料在9月20日,林先生與其得力助手陳炘先生,在台中樂舞台講演後,竟傳出因兩先生提供了上海金融的錯誤消息,遂引起台灣物價飆漲;啊,這些,加上前及的「台灣王」公開至台北接收的事件,將給國府怎樣的印象?──而這正是今天台灣所有研究戰後台灣史之研究者之應該嚴肅面對,應該深刻反省的史實!

 然而,我台灣人是否會願意參加此一所謂「自治運動」?更坦白的講,既使真是大皇民,當年的大順民,在日本人已投降情況下,還會肯為投降的人去賣命嗎?他們這樣的私心自保,並非不合理。況且當年被尊為當然領導人的林獻堂先生,是一位在日據下五十年曾經堅拒說日語,穿日服,深具傳統儒者風貌的祖國派領袖,怎可能真心甘願地去做戰敗日軍的傀儡王!

 換言之,在日據下丹心一片的儒者林獻堂,確是落入了日人的設計裡,給了國府極壞的印象,增加了國府判斷的遲疑與錯誤。因此,泥土只能在此深沉地慨嘆「儒者丹心墜毒彀」──

〈按,此「彀」字,余首見於唐太宗之行科舉制度故事;史稱太宗見士子魚貫入考場,撫掌曰,「天下英雄盡入吾彀中」;寫作此哀詞時,此引太宗以喻日人,實欲以此激我人之自強,望勿僅以怨日為能事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