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陷入「多數暴力」的惡果 | 郭譽申

兩天前,以「八百壯士」為首的反年改團體在立法院內外與警方和採訪記者爆發激烈衝突,造成68名員警及14名記者受傷送醫。抗議民眾大約也有很多人受傷(例如一名抗議者的小指被油壓剪剪斷送醫),但沒有可靠的官方數字。警方當場逮捕57名抗議民眾,並將其中9人依妨害公務和傷害等罪嫌送辦。台北地檢署複訊後,命涉案情節較重的5人限制住居、另4人請回。

與過去兩年的陳抗衝突事件類似,朝野都聲稱不贊成暴力,但在朝的綠營不僅大肆宣揚反年改團體的行為不當,並且堅持嚴辦嚴懲;而在野的藍營則批評執政者刺激抗議群眾,甚至是故意佈下陷阱坑害抗議群眾,並且拿出「太陽花運動」前例,批評執政者是兩套標準、始作俑者。

藍、綠對事件的回應都是選票考量,既要讓支持者認同,又想拉些中間選民,但都無助於解決真正的問題。蔡政府以立法院的絕對多數,大砍軍公教的退休金,就是政治學裡所謂的「多數暴力」,至少被砍的退休軍公教是這種感受。民主講究少數服從多數,但是多數的決定須符合公平正義,否則就是多數暴力,少數被迫服從多數,但內心不服,就會公然抗爭和暗中搞破壞,最後社會付出高昂成本,多數也沒好處。

軍人被砍的退休金少於公教人員,為何退休軍人的陳抗行動比退休公教更激烈?國軍與國民黨的關係密切,過去長期受到綠營的打壓甚至踐踏,因此軍人反年改不僅為了每個月少幾千元退休金,更是尊嚴和意氣之爭,尊嚴和意氣比金錢更有動員力。

有些人呼籲退休軍公教的陳抗適可而止,否則原本同情退休軍公教的民眾會轉為譴責。這樣的呼籲其實效果有限,退休軍公教不是政治人物,多半不會在乎民眾是否同情、喜歡他們。退休軍公教多半已不期望恢復他們原來的退休金,他們無非要發洩他們不滿的情緒。

我認識一些退休或快退休的軍公教,因年金改革,其預期生活頗受影響,因而發出一些「反社會」言論,如「國家社會既然這樣對待我,我就讓你們好看」。但願他們只是一時氣話、並不當真,若真成了反社會者,對國家社會的影響就大了,就像歐洲的一些恐怖份子,都有反社會的傾向。

早在兩千多年前,希臘城邦發展出民主制度時,哲學家就發現,民主的一大弱點是多數暴力,少數人不得不服從多數人的意見,但並不心服,久而久之,不同議題上的各類少數人全都離心離德、無法團結,雅典就這樣走向衰亡。

即使蔡政府說出許多冠冕堂皇的理由,軍公教年金改革就是一種多數暴力,被改革的軍公教無可奈何,但多半不會心服,於是陳抗活動和暗中破壞成為年金改革必須付出的代價,但願不要導致更嚴重的反社會傾向,就謝天謝地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