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一份1947年1月史料 與美國傳統戰略高度 探索二二八悲劇的緣起|郭譽孚

關懷這片土地至少五十年了,當年牯嶺街的舊書攤上,還不時可見到各種各樣的舊資料;今天我要談的問題,來自於當年購自該處的一份舊資料──那是1947年一月,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民政處合作事業管理委員會印行的一册小書──「合作農場須知」;在當年原來有這樣的事業正在籌劃進行。

該書的序言,是陳儀當年對於政策說明的言論──如下貼圖──

「日本佔領時代,政府及各會社〈如墾殖會社、糖業會社等〉各移民村,各私人佔有的土地,特別是耕地與將來可耕的土地,須依據耕者有其田的原則,分配給有耕種能力的農民。但除小塊土地外,以輔導農民用合作社方式,組織合作農場,由農民自己共同經營為原則。政府經營的農場,需限於『試驗』『示範』兩者,不要多佔土地。為輔導農民經營合作農場,關於機器、技術、資本、運銷等,政府須予幫助,必要時可特設指導農場的機關,訓練招集,確能刻苦耐勞、曾受農業與合作教育的青年,到農場去為農民服務,總之,要實行民生主義,必須改善人民生活,而改善農民生活,首先須改善土地分配。」。。。「公地及日人私地,需分配給耕者,但以輔導農民用合作社方式組織合作農場,由農民自己經營為原則。。。。不過這樣的合作農場,在中國是創舉。究應如何組織,事前須有詳細計畫。」

然而,當年史實可能是如何的情景?

查考我手邊能夠看到的相關資料不多;似乎很少主流學者關切;我只看見兩種代表不同背景的紀錄;謹此紀錄於下:
首先,看來自美國著名的二二八經典「被出賣的台灣」,我們可見到這樣的一段否定的描述──

「二月一日,陳儀又給台灣人的希望帶來了第二次的打擊,……幾乎沒有一個台灣人有辦法以現金或信用的方式與中國人競爭購買。……在台灣,傳統的中國地主制度是眾目昭彰不受歡迎的,很清楚地,比較有效率的日本地主三井、岩崎及皇家經紀人等不久將被孔、宋、蔣三家取而代之。因此民眾向行政長官請願,要求改變拍賣計畫讓台灣佃戶優先購買……陳儀似是而非地辯稱,時代的潮流需要大機械來耕作大田地,台灣人與中國人應該經營集體農場。當民眾繼續反對時,二月二十五日行政長官指責台灣人之批評土地政策是『無道德』的,他忿然地拒絕任何爭論。」〈被出賣的台灣,頁245〉

但是,在當年我島上的記者徐瓊二的「談談台灣的現狀」中,則可見到一段該記者關於失業問題的這樣美好紀錄──

「俗話說,『耕者有其田』,據說陳長官在最近的研究報告中發表:『應該像一般省民開放日人時代的台拓所有地及其他國有土地,或者依照某些規定,公布給予各種耕作機會的處理辦法。』,這一辦法果真實施的話,一定會救濟許多失業者,其家庭也會隨之得到好處。假如農業發達起來的話,以農產品為原料的加工業也會隨之發達。老百姓過去沒有拿過鐵鍬,就未必不會幹農活。重要的是,要從事一份與自身體格、智能程度相合的工作……這是新台灣,不,應該說是新國家產業建設的很好榜樣。」〈原書收入「台灣光復後的回顧與現狀」,下部,「談談台灣的現狀」,頁20〉

當年二二八事件之前,曾經發生了許多問題,真真假假,很多人關切,但是為何這件事很少看到學者專家提及?

我想到的是為何美國方面持如此否棄的態度?而我們台灣記者的態度完全相反──由該小冊子刊行於1947年一月,正在二二八悲劇事件之前,思考當年的此事態會不會有特殊的意義?

當年的史實是二戰結束前,美國已經覬覦台灣;除了1942年由美國著名的生活、時代、幸福三大雜誌聯合提出「太平洋關係備忘錄」,公開要求國府把台灣交付「國際共管」 外,駐華美國新聞處長還曾在1944年前後,要求中宣部的陶希聖向蔣轉達美軍將順利攻略各島,包括台灣,戰後所有島嶼美國都有託管的責任;要求陶轉告蔣;陶以1943年開羅宣言已定歸屬,拒絕傳達該美國新聞處長說詞。〈見於「從美國片面費約探討美國對台灣的戰略意圖」,潘承佑著,戰略季刊,1980.3.10〉

戰後,美軍戰略諜報小組率先來台,由1945年9月1日起分三批抵達;向日方提出各種情報要求,受到日方全面的應和,包括日籍女子的性招待;其中也包括調查台灣民情、社情與政治現勢,並自日本憲兵隊手中接收了各類情報資料;往後更曾公開進行其所謂「台灣歸屬美日中的調查」,並在媒體刊出其相關資料‧‧‧聲稱,我台人希望由美國託管‧‧‧甚至美國新聞處運來大批鼓舞青年學習「一七七六年精神」的小冊子。。。〈可見於「狗去豬來」與「被出賣的台灣」〉

這些都是二二八悲劇以前發生的事。

美國可能獲得的日方情報為何,我們不確知;但是我們可見到台灣軍留下的若干線索,例如,其有所謂──

「作戰情報主要為情報班〈甲〉」……設置情乙的目的則是要在美軍登陸後由島民確保情報據點、暴動組織以及高砂族游擊隊的組訓,…查察島民的反戰行動等。……老鰻的閱兵,七月初,我受邀去主持老鰻的閱兵時帶去三包糖……一年前組訓它們,賦予淡水河舟艇隊名稱,準備在美軍登陸後從事情蒐工作…我覺得他們的訓練很徹底,想到若能利用他們於實戰必很有趣……水上閱兵結束後,在流氓老大的地盤大稻埕辦酒宴,個個流氓都露出興奮的表情。……」〈秘話‧台灣軍與大東亞戰爭〉

另,大家都知道,光復之際,就有日本情報部少壯軍人中宮悟郎、牧澤義夫與日軍參謀長諫山春樹共謀以駐台近20萬日軍與10餘萬日人與部分台灣皇民結合,公開以台灣未受戰事的軍火實力為後盾,推動所謂「自治運動」;消息流布迅速,台灣總督安藤雖然於1945年8月20日根據東京天皇命令公開禁止它們的活動;但是,日本浪人素有「替天行道」的「天誅」傳統,在日軍內部往往表現為「下剋上」之歷史傳承,因而他們對於「自治運動」之推動,其下級可能並未停止。

9月9日,日人鹽見俊二〈台灣總督府主計課長〉由東京空運來台灣巨量台銀鈔券〈整個機艙,鹽見氏睡在鈔券上〉,以發放對於總督府人員欠薪,預支薪金至1946年2月,並藉退休、退職金之名,大量散發鈔票給員工;並且在公營機構清償對民間協力戰事者之所有欠款,還將各國策會社清算,將資產分發所有相關台籍人員 ;這時,國府接收人員還未抵達。

這是否可視為「自治運動」原定的步驟?

不過,上述戰後美日接觸與自治運動應該只是重要的背景;

真正具決定性的,

卻可能是前述的美國的東亞戰略安排已定,看前述美國副領事、情報員柯喬治在「被出賣的台灣」中的觀點與我台記者完全不同的感受;我們是否可以想見陳儀這合作農場的計畫,如果真的進行起來,對於美國的東亞戰略會起怎樣的影響──除了美國拿不到台灣之外,合作農場代表的是一種社會主義──無論是近於俄式的還是德式的,都不是個人主義的自由經濟,那會是他們所能容忍的嗎──如果在台灣,如該記者之盼望其成功,而真的成功了,新中國還會是他們能支配的嗎。。。事後之明──戰後日本的土改是否也將受衝擊。。。

以上都是推敲與猜想;

最後,太湊巧的是,二二八事件發生時,我們島上當年最親美關係最深的領導人,留美的廖文奎、廖文毅兄弟倆人都剛好離開台灣,訪問上海。。。正好不在血腥的悲劇現場
以及,近幾年來,敘利亞、利比亞、埃及等一連串美國所主持的動亂,讓我們不能不把東歐過去的,甚至中南美洲的政治動亂的血腥都串連起來,甚至想到中國當年的種種悲劇。。。是否都是在這類戰略的設計下潛行的。。。

以上是本年由於網上有人主持關於二二八的資料展,我由自身收藏的資料而想到的,一個似乎應該重視,但是被長期忽略的問題。

朋友,您是否與我一樣,受到衝擊──原來當年陳儀有這樣的計畫,而民間已經有人知道,並且盼望其真能實現,以解決當時艱困缺乏物資的社會狀況?而我們長期視為客觀的第三者,美國老大哥卻是完全根據美國利益。。。

時至今日,我們是否該深思自身的處境──美國還會為了美國利益,日本為了日本利益。。。我們是否已經臨近了另一次悲劇的開端。。。我們能否避開另一次悲劇的命運。。。
或者任由另一次血腥悲劇再籠罩我們的子孫幾十年。。。

譽孚歎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