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巴別塔寓言看兩岸統一與台灣獨立 | 蔣思中

精簡版見:http://opinion.chinatimes.com/20180225000545-262114

統獨問題在國府撤退台灣後,一直是內耗的核心問題。不論死守台灣地位未定論不放的台獨支持者或是民國派的以中華民國為正統之論述。嚴格而論,都是獨。只是「台灣國」與「中華民國」之別而已。面對重新回到歷史高點的中國大陸,台灣當如何因應?

在論及台灣的統獨問題之先,我們先來看世界在現代經濟與國家走向是趨統還是向獨?如果獨立是世界趨勢,就不會有當年歐盟的出線。歐盟儘管仍保留各會員國的獨立性與軍隊,卻仍要求遵守共同制定的統一法律與流通歐元貨幣。這是一體化的表現。獨立對絕大部分新興國家而言是要付出慘重代價的。蘇聯解體後,原來的聯盟國現今何如?好過前蘇聯時期嗎?當許多資料解密後發現蘇聯的分崩離析是自作自受,戈巴契夫明顯是西方代理人,蘇共中央被西方勢力下蠱使絆子。由共產國際的領導者一夕之間讓共產主義成為票房毒藥。蘇聯的瓦解,會員國的獨立是西方陰謀所致。領導班底與群眾民智未開。未切實體悟到民主制度的獨特性是因人制宜、因地制宜、因文化制宜的。未能體現無論在經濟上或政治上,「分則兩害,合則兩利」的千古不變的真理。

當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勢力不斷以武力與文化優勢顛覆其他國家的同時,我們看到基督教對西方白人至上主義的深刻影響。美國也以上帝自居,不斷對其他國家進行「混亂」。我們就不免想到舊約聖經,創世紀第十一章中有關巴別塔(Tower of Babel)的典故。「那時,天下人的口音言語、都是一樣」。人們說:「我們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頂通天,為要傳揚我們的名,免得我們分散在全地上」。耶和華降臨要看看世人所建造的城和塔。耶和華說:「看哪,他們成為一樣的人民,都是一樣的言語,如今既作起這事來,以後他們所要作的事,就沒有不成就的了」。因此「我們下去,在那裏變亂他們的口音,使他們的言語,彼此不通。於是耶和華使他們從那裏分散在全地上。他們就停工、不造那城了」。因為耶和華在那裏變亂天下人的言語,使眾人分散在全地上,所以那城名叫巴別(就是變亂的意思)。

語言相同與建塔是追求統一的象徵。而其果效是恢弘的。耶和華說:「如今既作起這事來,以後他們所要作的事,就沒有不成就的了」。所以「巴別」在巴比倫語中也稱之為「上帝之門」。問題是人們這個舉措妨礙了耶和華神權的至高無上性,不符合耶和華的利益。所以耶和華才要變亂人類的語言,迫使建塔停工以遂耶和華意旨。

追求統一,宣揚己名本是人類社會的特徵。一如現代國家對外追求主權獨立自主,對內追求治權完整統一,這是所有國家所追尋所期盼的。然而卻不被以美國為首的白人至上主義者所悅納。因為嚴重影響了其區域競逐與資源掠奪的利益,所以西方國家才處心積慮地對各國輸出西方式自由民主以變亂諸國內政。西方透過各種手段妄圖裂解中國也是如出一轍。

面對目前中國崛起態勢,收復台灣土地將是最後一塊拼圖。台灣命運也將在歷史的必然中重現。統一台灣是對中國整體國家統一新氣象與反分裂國家法的進一步落實,將有無可磨滅的歷史意義。對於中國於全球競合、國土保安、邊防綏靖等目標都有巨大效益。而大陸的態度則非常清楚。統一的對象其實是台灣這塊土地與自認是中國人的島民。台灣人當然可以宣布獨立,但不能在隸屬中國領土的台灣島搞獨立。否則只有留島不留人。這個概念有效地劃定出兩岸統一的底線。

許多台灣藍營知識分子,尤其民國派(國粉)仍視自己為正朔,優越感仍深。認為中國只有走純西方民主自由道路,實行西式治理架構,包括言論自由、司法獨立、財產私有化,政黨政治。更有甚者,認為只有改弦易轍頒布類似英國大憲章,高舉憲法大旗。才願與之相交,才可以與西方甚至世界接軌。這是別有用心人士的鬼蜮伎倆亦或烏托邦派讀書人的單方面癡心妄想。事實上期盼中國走大憲章之路,就是重走國民黨的老路,最後自己在聲討中灰飛煙滅。對知識分子而言,他們心中的法治、自由多數是為資產階級服務的。中國要是行資本私有化,多少金融禿鷹將在中國國內舉債,轉向國外。等著經濟崩潰,再回來低價收購資產。到時受苦的還是窮人。資本家最喜歡的就是自由,並且算計法律,操弄法律,因此獲利。因此,節制私人資本,獎勵國家資本才是王道。

知識分子一味用理論治國。然而,政治不是靠理論培養起來的,更多是對環境的敏銳感知。歷史與法律都是為政治服務的。歷史中正確的人事物多了去了,但勝者為王,其他俱往矣。知識分子以歷史正當性來妄議時政。卻陷國家於萬劫水火之中。總是昧於現實。僅憑一己之好,一己之私針砭春秋。

許多人強調「反共不反中」。筆者認為是藍營民國派(國粉)對兩岸統一最大的危害。民國派的論述還是以1911~1949年中華民國時期為基底。然而任憑民國派再對 再正統,也是昨日黃花。面對現狀,應有當下之策,無需用明朝劍斬清朝官。而「反共不反中」亦是偽命題。因為中共是目前唯一實質有效統治中國的政黨。即便是統派也只是統一前的過渡勢力,是統一大業的側翼。一旦統一就應該回歸常軌,不應存在有別於目前中共中央的其他框架。否則就是企圖顛覆。任何寧靜革命當在和平發展中進化,而非以新框架取代舊勢力。對統派而言,中國統一就是終極目標。

中國的問題固然很多,中共即便再不好,也是中國人自己的事,絕不能讓外力插手,否則與清末八國聯軍何異?何況近年來中共去官僚主義、去形式主義路線、領導法治化、清明吏治、強軍與科技治國上均有長足進步。一切改革腳步也往正確道路前行。中共即代表中國。顛覆中共就是摧毀中國。協助中共在穩定中深化改革,才是真正對中國好。任何單方面懷抱一國兩制等統一條件論的台灣政黨都是打著紅旗反紅旗的騎牆派。

台灣民眾在惡質媒體長期餵養下,仇中排富。導致內政混亂、外交失勢。民居危邦而不自知,著實令人扼腕。然而,歷史的弔詭也在於此,台灣內部的衰敗,大陸全球化的快速發展相形對比下也為兩岸統一創造出千載難逢的機遇。也是台灣唯一生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